找回密码

深脑链何永:行业交易所是熊市新机会

8月15日晚上8点,《加密情报局》微信直播还没开始,首期嘉宾——深脑链CEO何永早早地坐在鸵鸟区块链的直播现场,询问后才知道何总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匆忙赶过来了。而另一位嘉宾哈鲁资本的创始人陈强(陈乡长)从六点下班后就一直静候直播开始。

《加密情报局》是由鸵鸟区块链(tuoniaox.com)主办的一档直播栏目,旨在以轻松、愉快的方式让投资者和项目方能面对面直接交流,通过思想的碰撞、疑问的解答,传递有效信息。说白了,就是想给大家整点实在的干货!

夜幕逐渐笼罩,直播也在两位嘉宾与现场微信群里的观众的互动中拉开了序幕。

两位嘉宾等待直播开始 左:何永 右:陈强

主持人:前几天我碰到深脑的小伙伴,得知了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深脑的小伙伴最早下班时间为晚上10点,很多小伙伴都要留宿公司到天亮,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是什么原因让你的小伙伴这么拼?

何永:第一,我们整个团队自己也都持有很多DBC,我们也都希望DBC能够增值。大家都卖力的去工作和服务社区。

第二,我们很清楚DBC的价值取决于有多少人工智能企业用户去用它,所以我们一直在赶产品开发进度。按照原来进度要在十月底,AI的训练网络才能上线。

现在已经通过我们的努力提前到8月8号上线,在这个熊市里面我们是能够真正落地的。我们整个公司现在无论从市场还是从媒体、PR等等方面,所有的精力都会放在人工智能企业用户的获取上。

项目有真正价值在于,数字资产不是被投资者所使用,而是企业在使用。我们整个团队坚信这一点。所以我们这么努力,其实第一是为了社区,第二是为了自己。

陈乡长:“团队在做事”这句话虽然针对目前这个行业是一个笑话,但确实有团队在做事。因为深脑核心团队办公室就在我们隔壁,我昨天凌晨十二点半从公司走,我还看到他们还有人在工作。

长期坚持这样的一种状态,他需要整个团队的综合实力达到一定程度,而不是说只是忽悠一下,CS一下就行了。

主持人:深脑链基金会8月2日宣布,将推出全球第一个AI产业数字资产交易所Deep Token。人工智能交易所是否只针对人工智能相关的项目?那其他的项目方可以在您的交易所上线吗?

何永:推出人工智能的交易所是准备了很久的事情。深脑链底层的算力,是所有人工智能企业都需要的。我们考虑怎么能够帮助人工智能企业节约成本的同时还能给他们带来一些资金。

人工智能交易所就是为优质的人工智能企业服务的。在全球有数万家人工智能企业,这些企业在传统的情况下上纳斯达克可能需要三至五年的时间。那未来在深脑链交易所的平台上,他们的上线周期会大大缩短,这对于企业的融资和整个人工智能企业的发展有巨大帮助。

陈乡长:传统公司股权token化是一个大势所趋,所以行业交易所一定会是一个趋势。

主持人:何总之前在媒体报道中表示超过90%的交易所会跑路,依据是什么?乡长赞同这个观点吗?

何永:因为现在交易所数量特别多。质量良莠不齐。如果一个交易所没有明确的定位,他只是一味抄袭其他的交易所所做的事情,我觉得这个交易所的前途是渺茫的。

陈乡长:百分之多少是个概率事件,甚至百分之九十九的交易所都会倒闭然后跑路。现在与2017年相比较来说,能够长期稳定、持续发展下去的交易所真的是比较少。

主持人:可是,如今行情冷清,交易所用户数骤减,包括火币这样的大型交易所的用户量也大大缩水的情况下,您这时候做交易所吸引用户的优势是什么?

何永:因为我们的定位非常明确在人工智能行业。我们给这个行业带来了很多新的用户,这些用户规模是非常庞大的。而这些用户本身都是人工智能行业的人,他们也能明白数字资产的价值,自然会参与到当中。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个行业做好、做扎实。

陈乡长:还是从用户体验角度来看,很多交易所建起来后用户体验很差、产品又不行,这样大家就不会参与了。深脑链的交易所是一个比较有创新性的交易所。从用户的角度来说具有优势。

深夜深脑链的办公室灯火通明

主持人:前段时间,何总您在微信群里质疑币安赵长鹏,是什么原因让您作为一个项目方站出来DISS交易所?

陈乡长:这个行业里面,公开的场合去怼赵老板的毕竟是少数。我了解到的情况谨代表我个人观点,他们的确是被某某交易所坑惨了。毕竟这个交易所比较大,很多人是有苦说不出。何总不仅代表他自己的观点,同时代表了一大帮去年的优秀团队讲了一些观点。

何永:那天我在微信群里面看币安的直播时,提到审核项目代码的言论与事实不符。之前我们的代码给他们过审,首先和他们市场部沟通后双方感觉不错,进入下一步代码流程的测试。

但是经过很长时间后,我们发现一直处于测试阶段,对方一直在拖延时间。我看到一些讲的不是实话,我非常生气,当时并没有考虑很多,就想为大家去申明。

主持人:有些自媒体说深脑链DBC是空气币,两位嘉宾怎么看待?

何永:有很多不负责任的自媒体,他其实不了解深脑链在做什么事情。只是为了博眼球去讲深脑链是空气币,且不仅仅对我们深脑而言,对很多的项目他们都是断章取义的去乱讲,这样的自媒体对整个行业来说是一种污染。

这些自媒体让区块链行业之外的人觉得区块链行业乌烟瘴气,让区块链行业内的人心惊胆战,让很多信息无法辩证真伪。

陈乡长:客观来讲,首先你要明白什么是空气币。其次你要明白项目在做什么事情。我觉得在国内一百个项目当中,深脑至少是排前五的一个项目。这是我对这个团队的一个认知。

主持人:大家都嚷嚷着寒冬将至,在这波大熊市中,外界质疑DBC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很多人表示对DBC失去了信心,面对这些投资者的悲观情绪,何总您准备怎么办?乡长对DBC还充满信心吗?

何永:在前面跌的过程中,整个社群里表现出一些悲观的情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大家的资产在缩水心里难以接受的。

我们一直在强调我们怎么能够给投资者一个交代:那就是我们真正能够将产品落地,然后带来用户,这个产品才能真正有价值。要把这个周期放长,我觉得是一年到两年时间,我相信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陈乡长:我很早的时候就在深脑社区里面,我一直在社区里面传达一个信息就是:数字资产投资一定是存在巨大风险的。

就一定得抱着可能归零的心态去参与这个项目投资,而不是盲目的或者用杠杆甚至说有些人卖了房卖了车的方式去做,是不理性的。因为它有暴涨暴跌的可能性,所以它的风险是巨大的。要调整好心情,放长远的眼光去看深脑链。

深脑链项目价值高不高在社群当中并不是大家关注的重点,更多的是深脑链做了什么。现场很多的观众在直播中追问何永关于深脑链的技术问题,以下节选几个优质问题。

问题一:目前深脑的训练网络和固定机房比缺点在哪里?

何永:整个网络里里面包含固定机房,因为深脑链的节点是分布在全球各地的。里面的节点有矿工提供、人工智能企业本身机房提供、个人的机器提供。所以它的组成部分是多种多样、是包罗万象的。

问题二:请问何总,截止目前为止接入正式网的GPU有多少?

何永:目前申请加入深脑链的GPU数量有将近两千台。我们正在陆续的加入进来的,这个与我们软件的稳定性有关。所以我们比较谨慎,慢慢的接入。

问题三:目前深脑链上海和硅谷的研发团队有多少人,能不能支撑项目高速发展?

何永:上海团队目前有三十几人,硅谷团队有十几人。上海的团队主要做区块链的底层技术;硅谷团队主要是做人工智能应用的,包括分布式的人工智能训练。两个团队在紧密的配合。

我们看到,深脑链CEO何永未来定位是专注人工智能行业的应用。行业型交易所是否会成为熊市的一次新机遇,或许我们无法预测,但何永提出的用人工智能的群体去搭建价值,倒是一个很好的出发点。毕竟每一个行业的人对自己行业的价值是最了解的。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